家族性澱粉樣多發性神經病變

分類 腦與神經 - 健康必知

撰稿╱楊智超(好心肝門診中心特聘醫師、台大醫院神經部兼任主治醫師)

yangdna

 

罕見遺傳疾病個案
鍛鍊生命的勇氣
正值壯年的吳大哥在50歲那年,手腳末梢開始輕微痠麻,變得容易腹瀉,原本以為只是腸胃疾病,沒有特別在意,直到幾次無預警昏倒才驚覺嚴重性。起初經骨髓抽血檢查,加上症狀非常類似而被誤診為慢性脫髓鞘多發性神經炎(CIDP),服用了兩年的類固醇藥物治療卻不見任何改善,種種健康狀況還都亮起紅燈,經與家人商議後決定轉院,透過切片檢查、抽血檢驗DNA才確診為家族性澱粉樣多發性神經病變(FAP)。

隨著病程的發展,吳大哥走動變得困難,體重下降10多公斤,體力急遽衰退,心急如焚的家人們嘗試自然療法、中醫治療,最後在接受「FAP」實驗用藥後,體重才稍微提升,以為會漸入佳境,卻又因突然加劇的腹瀉而體虛,檢查後發現胃部有幽門螺旋桿菌,治療一個月才康復,雖未影響神經科投藥,但醫生表示實驗用藥只能抑制惡化,疾病對於身體的傷害還是很難恢復。

家人觀察他自生病後,身體有許多改變,包含手腳掌逐漸萎縮、指甲變形,肌力不足、走路不穩,且聲音變得沙啞、容易嗆到或劇烈咳嗽。大家見他有好幾次上廁所突然昏厥、腳發軟跌坐地上無力站起,遂在床邊放置呼叫鈴,方便就近前往協助,也分配好照顧分工,輪流看顧他的安全。

哪怕有一絲希望也不輕言放棄,儘管他四肢感覺神經變得敏感,些微碰觸就會感到痠痛麻,甚至碰水就會不舒服,每天還是忍著疼痛讓看護按摩促進血液循環,同時嘗試原地輕微踏步運動,期望身體能獲得改善,減緩惡化情形。面對未來的各式磨練,吳大哥有幸與家人緊緊相伴、相互慰藉依靠,共度生命的苦與樂。

罕見遺傳疾病(一O四)
家族性澱粉樣多發性神經病變(Familial Amyloidotic Polyneuropathy, FAP)為體染色體顯性遺傳疾病,主因於正常蛋白質基因突變使結構異常,變成無法被代謝的澱粉樣蛋白沉積導致神經病變。

與此疾病相關的有三種蛋白質突變:
1. 運甲狀腺素蛋白(Transthyretin, TTR)突變:是最常見的類型,據研究指出TTR基因上有超過100種突變,其中以V30M為廣泛普遍。國內目前病患TTR基因突變型態多為A97S,而非V30M型。其臨床特微多數為從腿部開始發生對稱性的感覺運動神經病變,也有一些人早期先出現手部腕隧道症候群,但隨著時間肌肉會愈來愈無力且合併自律神經失調,如姿勢性低血壓、大小便功能異常等。其它重要的症狀包括心肌病變及心臟傳導異常。

2. 載脂蛋白A-1(Apolipoprotein A-1)突變:在AOPA1基因上有16種突變與FAP有關,此類型的澱粉樣蛋白多沉積於腎臟、肝臟和胃腸道,導致器官衰竭。

3. 凝溶膠蛋白(Gelsolin)突變:主因於GSN基因上核苷酸654A位置有單一核苷酸突變所致。顱神經病變及周邊感覺神經病變為主,伴隨皮膚鬆弛及角膜格狀失養的徵狀。

藉患者臨床症狀及家族史諮詢,經照會各科醫師及各項生理功能檢查及生化數值檢驗,初步確定疾病外;組織切片經剛果紅(Congo red)染色,觀察有無澱粉樣蛋白;或透過基因檢測協助診斷。

除症狀治療外,肝臟移植為有效並可改善患者體內澱粉樣蛋白的產生方式;但器官移植仍有許多限制及術後照護等問題。目前針對TTR突變,市面上有Vyndaqel® (tafamidis)藥物用以減緩疾病發展。但國內健保只給付V30M型,台灣因病患TTR基因突變型態多為A97S,而無法受惠。另有一種藥diflunisal也可延緩病情,但仿單上無此適應症。新的藥物則以抑制RNA的方式來減少TTR的產生,其上巿值得期待。

 

 

推薦到

諮詢專家

楊智超

台大醫院神經部兼任主治醫師、好心肝門診中心特聘醫師